本報記者 彭薇
  “單獨二孩”政策落地後,伴隨新一輪人口增長,除了各大產院、兒童醫院等醫療資源,幼兒園、小學等教育資源也面臨合理配置問題。這幾年,幼兒園原本面臨“入學高峰”期,這一入學高峰正向小學延伸,如再加上“單獨二孩”,教育部門應如何應對
  學校資源應對充足
  市教委相關負責人表示:根據專家預測,“單獨二孩”政策實施後,近兩三年內,本市每年新增人口預計在1至2萬左右,“以這個增長趨勢來看,現有學校和教育資源應該充足。”
  近三年來,本市新建300多所幼兒園和中小學,基本上緩解了入園、入學壓力。如2009年、2010年,本市常住人口出生數分別達到16.46萬和17.51萬人,為此前年起開始陸續新建公辦幼兒園,共新增479個班級,按每班25人計算,可擴招幼兒14370名。
  根據上海市基礎教育“十二五”基本建設規劃,本市公建配套和新增學校項目將達860個,建築面積約961萬平方米。按照幼兒園每班30人、小學每班40人和初中每班45人計算,到2015年末,本市幼兒園、小學和初中將新增學位約13.58萬、17.24萬和15.99萬人,可滿足孩子入學需求。
  師資缺口仍需彌補
  孩子入學,學校等硬件不缺,但師資“捉襟見肘”。
  相比較而言,小學師資缺口還不算大。雖然入學人數年年增長,但小學的班級數遠遠超過幼兒園,每班人數也可擴充到40人,基本能滿足入學需求。武寧路小學校長孫納新說,這幾年學校新生人數漲幅不大,目前學校暫時沒有擴班,但每年仍會招聘2—3名新教師,為學齡人口高峰遷移做適當的師資儲備。
  師資短缺在幼兒園較為明顯。普陀區桃浦鎮美墅幼兒園前年新建了一所分園,為了及時補充師資,招聘了大批非專業出身的新教師,占比達50%以上,且大多以80後為主。不少市區、郊區的示範園新建分園後教師不足,無奈只好重新“洗牌”,從總園抽調部分優秀教師去分園填補空缺。有些大學見習生提前一年就介入幼兒園班級教學,畢業後立即上手帶新班。
  面對幼師缺口,本市採取了一些應急措施。從2005年至今,上海學前教育師資從1.7萬名增長到約3萬名,華師大、上師大等學前教育專業增加了招生規默畢業生供不應求。此外,行健學院等學校還增設學前教育專業,並且在師範院校的小學教育專業增加學前教育技能培訓等,以增加幼師“供應總量”。
  人口預測應更具前瞻性
  上海社科院城市與人口研究所副所長周海旺表示,由於孩子從出生到上幼兒園、小學等,至少還需要3—6年時間,“單獨二孩”帶來的人口小幅漲幅不會迅速對幼兒園、小學教育資源造成影響,“教育部門應密切關註‘單獨二孩’政策實施後前三年的人口出生變化,對教育資源再作調整和規劃。” (下轉5版)
  (上接第1版)專家指出,人口學是社會研究的基礎之一,但目前我國在城市與人口規劃研究方面仍有不足,調查方法比較粗放,統計不夠精確,分析方法落後,特別是缺少前瞻性和長期性的科學預測。本市教育資源配置在這方面曾有過經驗教訓。教育部門早在20世紀90年代末就提前規劃配置資源,應對入學高峰,但由於缺乏人口變化的前瞻性指導,在規劃和建設方案中,僅有常住人口增長的預測,沒有考慮到外來人口的迅速增長,使得教育資源一度告急,特別是郊區學校資源十分緊缺。為此,本市近年來在郊區大量新建、補建學校和幼托機構,如2013年新學年開辦的65所中小學幼兒園中,55所處於浦東、閔行、寶山、嘉定、松江、青浦、奉賢7區,占新開辦學校的84.6%。
  專家認為,在城市規劃當中須加強前瞻性和長期性的定量研究。人口預測是一個公認的難題,有關部門應提高重視程度、加大相關研究投入,擴大樣本採集,引進採用科學分析模型,以提高人口規律研究的精確度。此外,對政策將來可能的變化應有預案,未雨綢繆。
  (原標題:“單獨二孩”,教育部門如何應對)
創作者介紹

1406

um74umqo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