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金華和丈夫劉建國悉心照顧智障妹妹(中)不離不棄
劉建國結婚前寫下的決心書
  楚天都市報訊 本報記者劉利鵬 通訊員張軍麗 攝影:記者曲嚴
  33年前,為履行對母親的承諾,青山區工人村街橋頭社區居民丁金華帶著智障妹妹出嫁。
  33年中,不管多艱難,丁金華和丈夫始終把這位娘家來的妹妹當作至親,精心照料、不離不棄。“我也叮囑孩子,如果我們‘走’在她前面,一定要繼續照料他,別讓她受委屈。”昨日(6月10日),65歲的丁金華眼眶濕潤,握著妹妹丁春仙的手說。
  年長五歲的姐姐向父母保證“我就是結婚,也要把她帶著”
  白凈的皮膚、烏黑的頭髮,穿著鮮亮顏色的T恤,走起路來咚咚直響,60歲的智障殘疾人丁春仙,看起來比姐姐丁金華和姐夫劉建國年輕很多。“樂樂的身體可比我們好多了。”頭髮已花白的丁金華笑說,樂樂是丁春仙的小名,最近幾年,樂樂比自己還“能幹”。
  丁金華原來住在漢口六渡橋。“兩歲半以前,樂樂蠻聰明,看見家裡人洗衣服,她還會幫忙拎搓板來。”丁金華說,後來有次,大姐抱著樂樂時,不慎讓她摔落在地,頭部受傷嚴重。姐姐惹下大禍,沒有及時跟家人說,延誤了治療時機,導致丁春仙智力殘疾,連脊椎也變形了。成人後,丁春仙被鑒定為智殘二級,身高僅有1.4米多。
  這讓丁金華的母親一直覺得愧對樂樂。母親時常念叨,幾個姐弟長大了,一定要帶著樂樂,別讓她受委屈。
  1969年,20歲的丁金華進入青山輪渡船廠當工人。當時,能當上工人是不少人羡慕的事,可父母親卻在丁金華去青山的頭一晚淚水漣漣。丁金華覺得奇怪,連忙問原因,母親說,因為丁金華的姐姐、弟弟已相繼成家,怕丁金華上班結婚後,樂樂以後就沒人照顧了,“我們以後走了,不曉得她靠哪一個?”丁金華當即安慰母親說,“你們放心,我會照顧她一輩子,我就是結婚,也要把她帶著!”
  朴實姐夫寫下決心書 “我會像對親妹妹一樣愛護她”
  30多年過去,一張從作業本上撕下來的稿紙,一直被丁金華精心保存著。
  昨日,她小心翼翼從抽屜中取出一個布袋,從布袋里又拿出結婚證。打開結婚證,寫滿字的稿紙正夾在其中。記者看到,這張發黃的稿紙上,字跡已顯模糊。抬頭是三個字“決心書”,落款的時間是1981年2月9日,署名為劉建國。
  這份決心書內容除了前面3條承諾要照顧好家庭、改掉吸煙習慣外,最顯眼就是第4條內容:“夫妻倆有義務撫養病殘妹妹,不能推脫……始終如一(就像)對待自己的親妹妹一樣,關心她、愛護她、幫助她,做好家務事,關心她的吃、穿等等一切,總之讓爸爸媽媽放心。”
  “寫這封信,是為了讓她相信,我一定會照顧她們姐妹倆。”昨日,72歲的劉建國說起33年前的這封決心書,臉上竟有些羞澀的表情。
  原來,丁金華進廠上班後,踏實肯乾,沒過多久就成了車工班的班長。長得漂亮又能幹,她頓時成了廠里男工們心儀的對象。
  “有打電話的,有寫封信的,還有在工廠大門等的……”丁金華笑著回憶,但她都不太願搭腔。碰上幾次三番上門的,她便如實相告:我結婚,要帶著智障妹妹。這句話“嚇跑”了不少追求者。
  到1980年,丁金華已經31歲,仍是孑然一身。當時廠里的書記頗為她著急,於是將38歲的劉建國介紹給她認識。
  可談了一年多戀愛,丁金華始終有些放心不下,“我真是怕拖累了他,怕他後悔。”憨厚的劉建國,於是寫下了這份《決心書》,塞到了丁金華手上。劉建國還趕到漢口,向她的父母當面保證,一定會照料好娘家來的這位妹妹。這讓丁金華分外感動。
  1981年4月,劉建國和丁金華結婚了,婚後第三天回門,丁金華就把樂樂接來青山。結婚後沒過幾年,父母陸續過世,丁金華和劉建國夫婦成了樂樂在這世上的依靠。
  33年不離不棄的相伴“再苦再累,我們也要一起過”
  前不久,丁金華和劉建國專門在家裡做了一大桌子菜,把兒子及他的未婚妻也喊了回來。“他們家一向蠻節儉,那天卻買了不少菜回來,一問才知道原來是樂樂60歲生日。”街坊孫小毛說,他們兩口子都沒做過壽,為妹妹倒是蠻盡心。
  在桌上,丁金華向兒子敬酒說,自己和老頭子難保不會“走”在妹妹前面,“要是這樣,你一定要照顧好小姨,別讓她受委屈。她是我和你爸最放心不下的人。”一席話,說得一家人都抹起眼淚。
  “這33年裡,委屈都讓這兩口子受了。”工人村街橋頭社區居委會負責人張耀龍說,樂樂倒真是蠻快樂,吃穿用,夫妻倆總沒少過她的。
  有次,在廠裡加班勞碌了一天一夜的夫婦倆,一進門就看到妹妹倒在煤爐旁邊昏迷不醒。原來,獨自一人在家的妹妹不會使用煤爐,導致煤氣中毒昏倒,左腿膝關節又被煤爐外殼嚴重燙傷。夫婦倆趕緊將其送到武漢市三醫院植皮,又轉到住院部養傷。
  3個月時間里,丁金華與劉建國每天換班,買來排骨煨湯,裝在保溫瓶里,搭乘兩個多小時的公交車送到住院部,一點點喂給妹妹。出院時,妹妹丁春仙白白胖胖,夫婦倆卻整整瘦了十餘斤。
  劉建國對樂樂也特別上心。“只要單位里發些福利,比如糖果、西瓜,他都要帶回來給樂樂。”丁金華說。樂樂剛到家中,劉建國的母親對她有些嫌棄,時不時找丁金華投訴樂樂又做了錯事。每到此時,劉建國就會把母親拉到一旁,先給母親賠禮道歉,讓她別計較。
  去年體檢,樂樂患上了“富貴病”,“血脂、血糖偏高,醫生說可能營養太好,又缺乏運動。”為此,劉建國還特地找鄰居學來偏方,做“醋泡大蒜頭”給樂樂吃。
  “他對這個智障妹妹真的沒話說,有點好吃的,都一定讓她先嘗,生活上也照顧得無微不至,從沒見他發脾氣。”街坊嚴先生說。
  現在,丁金華患有高血壓,劉建國患有腦梗塞後遺症,三人的年紀也大了,一些街坊建議,將智障妹妹送到福利院,減輕些負擔。
  對此,夫婦倆的態度很堅決:再苦再累,我們也要一起過。劉建國說:“過去那麼艱難,難關都挺過來了,孩子大了,樂樂也有了低保收入,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,我就很滿足。”
  儘管樂樂是殘疾人,但她也知道誰對她最好。姐姐和姐夫,是她唯一能笑著叫出名字的親人。“我們一齣門她就把我的手臂緊緊輓住,她知道我們是她最親的人。”丁金華說。
(原標題:姐姐帶著智障妹妹出嫁 姐夫寫決心書保證照料33年)
創作者介紹

1406

um74umqo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